网易logo

挤地铁还想有尊严?能活着到站已经很好了 | 三三有梗

subtitle 王三三 04-11 00:00 跟贴 25474 条

  三三有梗,一档无梗不欢的日更栏目。秉持不理性、不客观、不中立的梗直态度,为你解读这个不理性、不客观、不中立的世界。本栏目由网易主编王三三出品(公众号:wangsansan817)。

  前两天,三三体验了一下传说中挤三趟才能上车的13号线早班地铁。车厢中视角每转移15°就是一个人头,煎饼果子味儿和香水味儿一起霸占着三三的每一次fu吸,好巧不巧,旁边不知谁的手机铃声响起,大概是10年前的一首金曲:挤在公车像个沙丁鱼,上班下班每天是规律,这么多的人到哪里去。

  今天三三就来展开讲讲,那些年我们被挤地铁支配的恐惧。

  01 / 挤地铁有多可怕:

  地铁上可不止挤这么简单。想要冲破早晚高峰期障碍的勇士们,必然要献出一样珍贵的物品作为交换,三三称之为“地铁交换定律”。

  大多数人,首先献出的就是“体面”二字,地铁里由不得你,再重的偶像包袱都要一律扔掉:

  进一步地,是献出浪漫。知乎用户@郑能亮 表示他曾在北京地铁上“眼睁睁看一个C cup的妹子被挤成了飞机场”,地铁车厢一塞满,连呼吸都困难,还怎么去搭讪?

  更无奈的,是献出祭品。知乎用户@张文璟 曾在北京地铁八通转一号线车厢里看到一只鞋子,鞋子的主人可能没挤上来。而微博用户@进击的土豆 则对北京地铁佩服的五体投地:“当年,我哥的诺基亚被挤坏了。北京地铁,无所不能。”

  最壮烈的,是献出身体。最近因为结案而被再次热议的“被北京地铁挤瘫痪”案件中,最终被挤撞成四级伤残、四肢瘫痪的王先生,就是不敌地铁人潮汹涌,不幸献出身体的案例。

  还有一种献身则比较洒脱了,表示自己的初吻在北京地铁中挤没的豆瓣用户@史蒂芬周 闪回中在被问到对方是否是帅哥时这样回应:就凭大早上拄着拐跟年轻人一起挤一号线这点,我就觉得大爷挺帅的。

  02 / 什么是地铁罐头:

  把车厢中的拥挤状态形容成“沙丁鱼罐头”,最早来源于英文俚语“Packed like sardines”,因为爱吃沙丁鱼的歪果仁发现,沙丁鱼这种生物,长得小就算了,还喜欢成群结对,这是要逼死密集恐惧症人群吗?

  而后被清华大学外文系的钱钟书应用到了汉语中,变成了《围城》里对方鸿渐他们到三闾大学去途中汽车拥挤的描写:

  至于为什么用沙丁鱼罐头形容而不是水果罐头、蔬菜罐头和肉罐,知乎用户@李淼表示:沙丁鱼罐头的特点是:全尸,排列相对整齐——都朝一个方向。三三觉得这比喻着实有点血腥,比起来我国的比喻就可爱不少——“这游泳池跟下饺子一样”,白白胖胖的画面感,食欲一下子就起来了。

  03 / 地铁罐头会带来什么灾难:

  过分拥挤在哪里都是一种病。

  在动物社会,高密度的生存状态只会让族群走向灭亡。19世纪60年代,美国生态学家John B Calhoun进行了有关动物生存密度的实验,他将老鼠们放在一个没有天敌和疾病,却有着充足食物和水的环境里,老鼠们唯一缺少的就是生存空间——这里很挤。出乎意料地是,这个被称为“啮齿动物的理想家园”的实验田,最终由于出现同类相食、杀害幼仔和同性性行为,老鼠数量呈现终结性下降。

  在人类社会中,过分拥挤会让你患上“城市拥挤综合症”。在不断被摩肩擦踵的过程中,人们相互碰触干扰,肌肉呈现出异常紧张的状态,这种长期的高度紧张与焦虑,极易引起精神疲劳,进而引发生理上一系列的病变。统计显示,都市人的高血压、心脏病、神经衰弱和精神疾病的发病率都高于乡村居民。

  另一方面,这种城市的过分拥挤还影响着生活的各个缝隙。正如“罐头”这个词本身就带着一种高度工业化的冰冷触感,高度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吞噬掉土地和资源,还给我们一个“罐头”组成的社会。

  在罐头社会中,绝大多数人都吃着密集食品工业生产的深加工“罐头食品”、穿着纺织巨头批量生产的“罐头服装”、住着布局紧密房型紧凑的经济适用“罐头房”,真正的“不拥挤”,成为一种特权。

  这让三三不禁想起了去年得了雨果奖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小说中,为了解决经济停滞与资源匮乏的问题,北京被构建成一个上层人享有24小时,中层人享有16小时,下层人享有8小时的一个阶级完全被固化的折叠世界。在这个北京里,被折叠掉的是时间,那在当下的罐头社会中,被折叠掉的又是什么呢?

  参考文献:Edmund Ramsden.城市动物:人口密度以及啮齿动物和人类的社会病理学

  以上内容纯属胡诌,感谢你每天陪我一起幽默。网易新闻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