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昊坚持奥运梦伤痕累累 愧对儿子无法陪他成长

体坛+记者谭彦嘉楠报道

“人生能有几回搏,我一直想坚持自己的梦想。”张昊的梦想不止是明年的平昌,还有更远的北京。他想在家门口参加一届冬奥会。可不管滑向哪儿,这条路都注定不会平坦。

和小雨搭档的第一个世锦赛就拿到了第四名,这对于在逆境中前行的张昊来说是针很好的强心剂,“第四给我们增加了很多信心,如果能及时把编排做好,滑冰的风格提升下,舞蹈上再增加一些动作,再上一些难度,把跳跃再提升下,把原有的动作稳定住了,再把质量提高···”大昊一口气说了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而这些也恰恰是他们的成长空间,“其实我们的可塑性还很高。”

现在对于他和小雨来说,他们要做的就是跟时间赛跑,在这十个月的时间里,把问题一一解决,用大昊的话说,“有动力也有难度”。

“在奥运会之前还有两个大奖赛,一个总决赛,争取把这三个国际比赛打好,我们要的打好,不光是成绩,而是要动作全成,这最能增加我们的自信心。然后避免伤病,争取在平昌能拿一个好成绩,希望能登台(登上领奖台)吧。这得看我们的努力和运气了。”登上平昌的领奖台,张昊当然不想说说而已。可是,要想实现目标,他需要付出的太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胳膊、肩、腰、脚,骨刺,腱膜炎,骨膜炎,滑囊炎······滑了快30年,张昊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每天都需要大量的按摩和理疗来维持日常的训练。可即便这样,他还要继续,因为在他看来,“运动生涯的终点是你的身体无法承受比赛和训练的强度,还有就是失去对于赛场的激情与渴望。”

而他说自己还有能力,还有可塑的空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深深的热爱着这项运动,“我喜欢滑冰,虽然年龄越来越大,但是梦想和坚持不能改变,我还要继续坚持我的奥运梦。”

对于经历过辉煌,也有过低谷和挣扎的张昊来说,他可以有N多种的选择,而不管选哪一种都比继续在冰面滑行要安稳和舒适。但他却把心一横,执拗的坚持着梦想。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这般坚持,其实在追梦的路上我是很苦的。”张昊所说的苦是对于儿子的愧疚和无奈。

大昊和小昊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2015年5月出生的小昊已经快23个月了,但至今张昊都没有给儿子换过一次尿不湿,他和儿子相处的日子都数得过来。“孩子出生三天我就出国编排去了,满月没赶上,满周岁也没赶上。平时没有比赛也就周末能回家陪他一天,孩子跟我都不亲。”小昊对爸爸的印象停留在电视里的画面,所以每每看到穿着有五环、有国旗运动服的人在电视里出现,他都会喊爸爸,可是真的见到张昊时,小家伙却觉得很陌生,不让张昊抱,也很少叫爸爸。

所以每次回家,张昊都会变着法的买很多玩具哄儿子开心,“慢慢哄着,能让我抱一下就不错了。”大昊的话语里有着太多的无奈。是啊,赛场上这么风光的人儿,回到家却换不来儿子一声亲昵的呼唤,一个轻轻的拥抱。

在赫尔辛基比完自由滑的那天,张昊跟儿子视频,可是小昊看到爸爸却没有什么反应,“没有叫我,跟不认识我一样,当时心里难受极了。”关了视频,一股很强的失落感涌上大昊的心头,“自己的孩子也不能陪伴他成长,照顾他,真的很无奈。”

但再多的无奈,再多的愧疚,张昊也只能把他埋藏在心底,“既然选择了坚持,那就坚持到底。”

作者:谭彦嘉楠

问吧
周峻涛 篮球编辑 2.6万人关注

我是篮球专家周峻涛,关于NBA、CBA的相关问题,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