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消失的渔船——直击浙江舟山“渔船命案”庭审现场

subtitle 最高人民法院03-27 18:57 跟贴 4 条

  图为浙江舟山“渔船命案”庭审现场,右为方忠岳,左为陈锡华。 陈晓迪 摄

  2017年2月17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和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关押了近500天的“普陀命案”罪犯方忠岳,终于等来了他的死刑核准裁定书。因一起渔业生产中发生的琐事,怨恨在心的方忠岳持斧头将两名船员砍杀,害怕驾船逃跑的声响惊动他人,又将其他三名船员砍死。案件背后是怎样的诱因?

  1

  老实人海上谋生

  浙江舟山群岛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素来有“东海渔仓”的美誉。

  位于群岛最东边的东极岛是个传统的渔业岛屿,这里的人们以海为伴,共海而生。方忠岳就生活在这个典型的离岛小渔村中。

  自小老实、踏实、肯干、话不多,这是大多数当地村民对方忠岳的印象。

  海岛群众职业选择空间非常狭小,在接受完最基本的小学教育后,方忠岳很快就循着祖祖辈辈从事的行业道路,开始了捕鱼生涯。

  方忠岳拼股的“浙普渔68291号”船,是当地极为普通和常见的渔船。船体为蓝色,船上铺设钢板,在船舶中部的钢板上方,建了两层船舱共5个房间,供船员居住。

  捕鱼行业搏风斗浪,需要一定的体力和耐力,因此船上的船员都是男性。其中,彭某甲、彭某乙、彭某丙、彭某丁4人是同胞兄弟,在加上外姓的方忠岳和黄某,船上一共6人。船老大(即船长)为彭某丁。

  长期以来,渔船上船员间的关系都挺好,没有大的过结。但渔船出海,经常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宽阔的海天、狭小的甲板,成天面对的永远就是船上那六张面孔,加上缺乏必要的娱乐,生活不免枯燥单调,让人心生烦闷,所以船上发生口角也是常事。

  方忠岳与彭某甲之间就发生过口角,但争执一般会适可而止。

  唯有一次,意见闹得比较大,方忠岳跟“船老大”彭某丁提出,让彭某甲不要干活了,否则自己就退股不干了,“他在我没办法干活。”

  显然船老大彭某丁无法同意他的提议,毕竟彭某甲是他哥哥。彭某丁好言劝说了方忠岳不要退股,事情就此结束。

  考虑到船上彭家兄弟占多数,并且“船老大”也是彭家人,一旦真闹开来,就没有办法在这条船上继续捕鱼赚钱,方忠岳想想也就算了。

  风里来雨里去,在海浪中讨生活虽然枯燥危险,也经常因琐事和彭某甲等人磕磕碰碰,但岁月就在这样的平静中流逝。随着年纪渐长,方忠岳也曾想过,在渔船上再干几年就回黄兴岛上养羊,早晚自己在岸边捞点海鲜,又或者购置一条小舢板,在沈家门港内摆渡……

  直到2015年的那个晚上,一时的冲动,将他对后半生的所有憧憬都击碎了。

  2

  因琐事怒杀五人

  2015年10月8日凌晨2时12分30秒,“浙普渔68291号”在我国东海外海小板岛海域突然消失,当地海洋渔业局的避碰系统显示,船舶消失前的最终位置停留在东经122°34′,北纬30°12′。这是个不详的信号。

  后来人们知道,在那个漆黑的夜空下,在随浪起伏的船舱中,6名船员中的5人都倒在了血泊中,船上唯一一名幸存者同时也是行凶者方忠岳已不知去向。

  原来,在事发前一日,即10月7日下午四五点钟,方忠岳在船尾起锚,铁锚被船下渔网等异物缠住了,不得不请其他渔船来帮忙拖。

  方忠岳心头正在烦躁,却看到彭某甲和彭某丙又在船的另一头抱怨。隔着隆隆的发动机声响,方忠岳并不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凭着多年的相处,方忠岳知道彭某甲不会有什么好话。要是往常,发生这样的事,双方都少说两句也就过去了,但当天似乎有点不同寻常,不知何故,方忠岳心中的火一下子就冒起来了,双方迅速吵开了。

  从干活好坏吵到谁走谁留,又发展到相互推搡,闻讯赶来的彭某乙上前拉架。但在方忠岳眼里,彭某乙根本就是在拉偏架。

  方忠岳眼看自己打下去要吃亏,就跑到驾驶台和船老大彭某丁说不干了,要上岸。

  彭某丁还是老态度,并不同意。他安慰了方忠岳几句,让方忠岳等到岸上再说。

  方忠岳感觉受到了委屈,活也不干了,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门睡觉。

  其他人也没当回事,继续忙手头上的活,直到8日凌晨0时40分左右,船舶抛锚,所有船员都进入船舱休息。

  方忠岳虽然早早进入船舱躺下,但此时内心却起伏澎湃。以前也有冲突,但最多也就是吵吵嘴,动手打架这还是第一次。方忠岳脑海中想着打架的场景,久久不能入眠。凌晨2点,越想越气愤的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恶念,杀掉彭某丙和彭某甲。

  随即,他翻身下床,在楼梯下的工具箱里找到一把30公分左右长的铁斧。方忠岳先来到彭某丙的房间门口,借着过道里的灯光,他能够看到彭某丙在床上的大体轮廓。到底要不要下手,方忠岳在门口纠结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最后一狠心,还是朝着床上的人影举起了斧子。砍死彭某丙以后,方忠岳径直走向彭某甲的房间,将其砍死在床上。

  一念之间,两条人命在睡梦中被夺去了。方忠岳开始冷静下来。他意识到不能再杀人了,并且他跟其他三个人毫无仇恨。但一想到开船逃跑机器轰鸣声肯定要惊醒其他人,为了逃命,方忠岳决定狠下心来,“不把其他人杀掉,就可能被抓住”。于是,他又陆续走进了黄某、彭某丁、彭某乙的房间……

  五个睡梦中的人,没有一个反抗的。

  3

  转海陆跨省潜逃

  恶果已经造成,方忠岳定了定情绪,开始着手驾船出逃事宜。为了防止船行轨迹被发现,他扯断了船上的避碰系统的电线,由此发生了开篇船舶从监控系统中消失的一幕。

  不知道是因为心里恐惧,还是因为没有渔船驾驶经验,方忠岳在机舱里摸索了好一阵,始终发动不起船只。由于是深夜,犹豫再三,绝望中的方忠岳还拨出了几个熟人的电话。他想问发动机哪里出了毛病。

  对于一项动手操作性的事务,电话指导自然不比现场帮忙,电话这头的方忠岳心乱如麻,嘴里又描述不清,接电话那头的人正在睡梦中被吵醒,一句两句也说不清,不停地抱怨他“机器坏了怎么不找‘老轨’(当地俗称,即船上负责操作机器的人员)”。

  折腾了半天依然无果。看着漆黑的天空,漆黑的大海,无限的恐惧爬上了他的心头。

  方忠岳最终决定放弃船舶,用船上的救生筏逃走。此时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方忠岳从船上找来雨衣雨靴,把系救生筏的绳索砍断,推到海里。

  考虑到逃亡需要盘缠,他又折回舱内,翻遍五名死者的皮夹、衣裤口袋,窃得现金4500余元,还从彭某丙身上扯下一条价值15723元的麻花状黄金项链。为解决可能在海上漂泊数日的饮食问题,方忠岳又回到自己的卧室,拿了一箱八宝粥。同时他不忘毁灭证据,又带上杀人的斧头。登上橡皮艇后,他顺手把沾满鲜血的斧头扔进了大海。

  橡皮艇顺水漂流,8日7时20分许,方忠岳到达大西寨岛附近海域。此时,对面开过来一艘小快艇,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驾驶快艇的竟然是出海钓鱼的表弟陈锡华。

  这次意外的相遇,最终也导致陈锡华身陷囹圄。

  陈锡华将方忠岳救上快艇后,关切地问表哥怎么回事。方忠岳说:“他们几个都欺负我,被我杀掉了。”得知表哥杀了五人,陈锡华当即劝说方忠岳投案自首,但方忠岳拒绝了,“不能自首”,他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让陈锡华往前开。

  陈锡华考虑到亲戚情分,最终还是根据方忠岳选择的逃跑方向,发动了快艇。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在当日8时许,他将方忠岳送到了码头,并看着方忠岳逃离。

  稍后,陈锡华获知了警方正在抓捕方忠岳的消息,但他却选择隐匿不报,致使警方花费了大量警力部署的抓捕行动落空。法院据此以窝藏罪判处陈锡华有期徒刑三年。

  方忠岳上岸后径直来到定海长途客运中心,坐上了开往宁波的长途客车。他在宁波逗留了两个小时,在附近的小店买了一套衣服、女士假发和化妆品,又在澡堂洗了澡,洗净了身上的血迹。此时的他神经一直紧绷,总感觉有警察在盯着自己。于是方忠岳决定马不停蹄地继续乘车往西北方向逃窜。

  当日下午5点多,方忠岳到了嘉兴北站。此时天已渐晚,他想住旅社,又没带身份证。他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步行,直到发现路边一处废弃的小屋,才进去眯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眼时天还是黑的,但担心停留久了会被发现,方忠岳只能再次起身上路。

  一路上,他毫无目的地逃窜,走到哪里算哪里,最终来到了江苏省苏

  州市吴江区盛泽镇。10月10日凌晨,方忠岳在路边被当地巡逻民警抓获,此时距离他出逃整整过去了两天。

  “在这两天中,我一路逃一路想,感觉希望越来越渺茫。”方忠岳告诉记者。知道自己早晚会被抓住,感觉这样无头苍蝇一样走下去没有意义,方忠岳说他也曾一度想过要回舟山来自首,但一切为时已晚。

  4

  遭变故六家不幸

  案件于2016年2月3日提交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舟山中院查明,五名被害人均被具有一定质量、刃面锐利的锐器砍切,并造成动脉断裂,急性大失血而死亡。这与方忠岳供述的杀人部位、作案工具相符。

  案件审理过程中,方忠岳的家人对他的行为也感到不可思议,特别是对彭某丙、彭某甲之外的其他三名被害者,方忠岳与其一向关系融洽,并未发生过口角。“是不是方忠岳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家人抱着如此疑惑和挽救他命运的想法,提出对方忠岳进行精神病鉴定。舟山中院对其申请给予了认真回应,依法提交鉴定。但司法鉴定部门鉴定意见表明,方忠岳并无精神病,被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据此,舟山中院经审理认为,方忠岳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五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方忠岳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被害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又构成盗窃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方忠岳主观恶性大,犯罪手段特别残忍,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恶劣,依法应予严惩。据此,舟山中院于2016年4月28日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对方忠岳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与此同时,五户被害船员的父母、配偶、子女等近亲属等共计12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此案被害的五人,年龄最大的56岁,最小的30岁,均系各个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舟山中院同时判处方忠岳赔偿五名受害人20万元至22万元不等,共计102万元。

  判决生效后,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加大司法人权保障力度,积极维护被害人家属合法权益,依法处置了方忠岳所拥有的房产、船舶股份和2014年可供分配的柴油补助款等财产,扣除夫妻共有部分,截至目前已强制执行到位46.7万余元。

  对于惨剧而言,再多的经济赔偿都无济于事。鉴于方忠岳赔偿能力有限,有较大部分款项将无法获得赔偿。考虑到被害人家庭的现实困难,今年1月22日,舟山中院根据《浙江省司法救助实施办法》,向12名申请执行人各发放执行救助金1万元予以救助,该12万元系舟山市法院执行救助基金自2006年设立以来单笔金额最大的一笔。

  被害人家庭遭此变故,实施犯罪的方忠岳的家庭又何尝不是一劫。“我死也不会想到像我这样的人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我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妻子、儿子,对不起亲戚朋友,也对不起被害人和他们的亲属。”事发后,方忠岳满脸悔恨,数次落泪哭泣。

  人生就是一条单行线,不可能回头。“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我肯定不会这么干了。”临刑前的方忠岳一再重复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希望我的结局能警醒他人,包括每一个比较霸道的人和比较老实的人。”

  案后余思

  本案纠纷的源头是日常工作生活中常见的小事,双方也并没有大的纠纷或者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由于犯罪行为人方忠岳未能正确控制自己的情绪,未能正确处理工作中发生的人际纠纷,失去理性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在造成二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之后,为了逃避法律惩处,方忠岳不惜滥杀无辜,又对另外三名船员施暴。方忠岳的行为最终害人害己,既将五名船员的家庭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也让自己的家庭坠入了谷底深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当前,因小事、琐事引发的恶性案件不时发生,令人堪忧。特别是地处偏远地区的渔民、农民,他们文化学历不高,法治意识不强,遇事冲动,不计后果,加之缺乏应有的判断力和自控力,很小的矛盾就可能成为重大恶性事件的“导火索”,由此酿成了诸多的社会悲剧。本案也提示人们,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应稳妥处理与他人之间的冲突,在发生不愉快时,应积极加强沟通对话协调解决,及时排解心中的愤懑,并在法律框架下寻找解决矛盾的途径。

  本案也告诫我们,法治教育任重道远,要进一步加大普法教育,在全社会营造知法懂法、守法敬法的良好氛围,扎稳社会和谐的根基,最大限度地减少恶性刑事案件的发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