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ACG作品影响三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用户鹿吉的回答

这篇文章缘起我和室友日常的美剧日漫之争时,室友的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评论:“我觉得日漫里所描绘的现实都太理想化了。

我愣了一下,有一瞬间我是有一点赞成的。

相比其他的作品,ACG相关作品里展现的场景能够让人心头一暖的占很大比例,我想到角色们大都会温柔待人,有社会公德心,乐于助人,信任朋友,努力工作;许多反派作恶也有他的苦衷,大多数还能在最后关头被洗白,俘获不少粉丝。

但我深爱ACG作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曾影响过我的三观。

这其中印象最深的作品,一定是《夏目友人帐》了。


我几乎看每一集《夏目》都会眼角湿润,更甚有嚎啕大哭。

夏目因为他的特殊性而被冷待被孤立,但他还是成长成了一个比任何人都温柔的人。我曾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帮助妖怪们,哪怕儿时害怕妖怪的存在,哪怕曾因他们而倍感寂寞,哪怕妖怪是夏目被嫌弃的根源。

但夏目给出原因:“因为自己被温柔以待,所以也想温柔的对待他人”的时候,我久久不能回神。

比起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他十几岁的人生中得到的温柔真的不可相比,但他无比珍惜,并将这份温柔传递下去。

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愿意变成这样,愿意少用恶意去揣测,愿意少用怨恨去矢志。

除此之外,还不得不说另外一些优秀的作品。

《钢之炼金术师》教会了我任何事物都需要等价交换,并且和《风之谷》一样告诉了我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复杂,七原罪令人又爱又恨——爱他们的真实,恨他们的真实。

故事中,上司和下属/伙伴和战友之间的情义,不轻易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坚毅,为了母亲触犯禁忌而不惜一切的觉悟,兄弟之间互相扶持的羁绊,还有人们为了阻止战争发生的努力都深深地触动着我。

刚开始看《未闻花名》时一直有曾经的青梅竹马如今差距巨大的尴尬感。

但大家在某个时间点后打破隔阂,尴尬感随之消融。哪怕彼此之间已经在各种地方有了巨大改变,却能一如既往,为了朋友的愿望而齐心。「十年后的八月,我仍能与你们相见」,即使时间流逝,友谊仍是珍贵的宝物。

还有备受吐槽的各种运动/励志番,除去不科学的部分,里面的角色对于自己所热爱的事情的坚持真的令人钦佩,哪怕都是全国赛的套路,我也愿意跟随他们一步步成长,能够勇于追求梦想的人,永远都在发着光,而我羡慕这样的人,想要成为这样的人。

曾抱着看猎奇番的心理看《寄生兽》,却没想到作品是想引起人们对自身的“主宰地位”、与其他生命关系的思考,是想让我们换个视角去审视人类的所作所为。

我还非常喜欢少女/恋爱题材的作品,除了二次元之外,很难找到什么作品能够把恋爱之人细腻的心情表现得这么清楚到位了。

引用用户“弹吉他的小熊”的回答:

要是提到最影响我三观的作品,就不得不提《Clannad》和《Clannad ~ after story ~》。玩世不恭的大男孩恋上面包店主家的千金小姐,相爱结婚生子,可喜可贺…个头啊!

玻璃渣来得真是猝不及防,好在最后撒了一把糖…一个人的存在是另一个人多么重要的希望,对于朋也来说,幸福与绝望大概就在那一生一死之间。

《Clannad》的故事让我更加看重亲情这一存在,妻子、孩子、父母,都是自己拼命活下去的动力吧。

而《白色相簿2》绝对是三观爆炸,让人哀嚎不已的胃疼之作。

抛开终章的小春三人不谈,全系列WA2就是春希、和纱、雪菜三个人的爱·恨·纠·葛啊!!

一口气通关WA2,让人深刻地意识到了优柔寡断的危害…对于挚爱敢于言爱,对于并非挚爱的表白果断拒绝——翻译过来就是:春哥,别怂啊!喜欢就表白啊!要甩人就干脆一点啊!别耽误了两姑娘啊!

引用用户“轨迹”的回答:

我想提一下《EVA》吧。

怎么说呢,整部动漫看下来,影响我比较多的可能就是价值观上,动漫里前期大家都在为了人类补完计划而牺牲奋斗着,后期又因为冲击的影响,使得一部分人认为人类为了获得永久的生命付出的代价是人类远远无法承受的,所以选择阻击以主角父亲为首的坚持补完计划的组织。

这就让我去思考风险与收获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以至于我后来变成了一个什么事情会考虑特别全面(相对于自己已掌握的知识和经验)的人,然后的话会在业余时间权衡不同事情的利弊和值得冒险与否(也不知道到底属不属于价值观的成分)的问题。

哦对,还有:世界毁灭和拯救爱人之间到底如何选择?


这些都是我们喜爱ACG的原因。

诚然,ACG中也不乏快餐作品,比如我们熟知的卖肉番,还有类似于起点小说的升级换地图番,还有一些甚至R25级别老司机们都不敢上车的地方。

但任何领域都是鱼龙混杂,二次元也是这样。若是因为二次元存在的阴影,否认了二次元带给我们的感动、感悟和感触,那些优秀的作品也会因此哭泣的吧。

我们确实能从这里学到生活中/课堂上/长辈们无法教给我们的东西,而且这种东西是有助于我们塑造三观的,带有正能量的。

仅仅这样,就让我们能对ACG说出“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作为ACG兼修党,我切实感受到一点,大部分时候他们给我们传达的都是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小确幸”。

对君主的忠心,对伙伴的情义,对工作的热情,对家人的爱护,对职业的尊重,对陌生人的温柔……

很多很多都已经不知不觉地改变着我。

以前曾听学习儒学的学友说过《礼记·儒行》中的一段话,是描述儒者之间的友谊的:

“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相立而乐,相下不厌。久不想见,闻流言不信。”

这大致是说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够一起谈论理想,仅仅是站在一起就能有找到知音的快乐,相伴在一起永远不会厌倦。就算很久没有对方的音信,听到关于他的闲言碎语,绝不会相信。

我是在电话里听到朋友给我解释这句话的,我们相识以来有很多珍贵的回忆,现在分隔两地,就算平常不联系,到了聊天见面时还是像以前一样安心。

在我心中,我已经将她视作了这样的朋友,听着她的声音,想到我竟然幸运到可以交到这样重要而不可替代的友人,我悄悄地在电话这头哭了起来。

直到现在,我每次说起这句话仍会触动很大,天真也好,理想也罢,即使长大之后我会有所改变,现在的我还是坚信这是存在的。

我个人觉得儒学是十分博大精深的,里面许多的思想都十分出色。

而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发现ACG作品中有不少都对这句话的思想有所反映,并且不限于对这一个思想有反映,也就是说,大部分ACG作品中许多被称为“过于理想”的地方,竟然是就我们的至圣先师曾在千年前提出过的,是我们的祖先们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不应该是理想化,而应该成为日常啊……

追名逐利这个贬义词已不用再提,我只是不知道我们的祖先曾经所赞扬的行为,为何现在如此难以实现了。是因为我们都变得成熟了吗,我不知道。

初中时,曾因为ACG的兴趣与爸爸的研究生交为好友,但在他毕业之后一次聚餐中,我说到这个话题时,他略显尴尬地给我说:“最近工作真的太忙了,总是加班没时间看了,我可能已经从那里毕业了。”

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我想要分享的心情瞬间消失了。我开始思考自己什么时候会“毕业”,我有点害怕自己会毕业,不是害怕自己会变成不再有机会看ACG的作品的大人,而是害怕自己变得不相信我曾经学到的东西。

好在现在我也没有毕业。

我仍然会在看到

“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

“……谢谢你!”

“……”

这些话语的时候,心跳加速。

曾经带给我许多热泪盈眶的ACG,确实影响了我的三观,我不曾后悔也不想后悔。

数千字无法说尽我在ACG中学到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想尝试着将心情传达给大家。

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吉吉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有很多很多东西想要宣泄而出,不知道大家是否有产生一些共鸣,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有印象深刻的ACG作品呢?是不是他们也曾经影响过你的三观呢?

今日作者:鹿吉

编辑:新番君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