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盘点假酒欺诈四宗罪

乐酒客 03-17 09:34 跟贴 3 条

  假酒问题是全世界范围内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也许许多人在购买葡萄酒时会着重注意哪些有防伪标识的葡萄酒来避开假酒,而对于法国人来说,他们会推荐他们的“放心酒商”——成立于1822年的 Nicolas公司。

  一个半世纪以来,Nicolas 的专家们跑遍各个葡萄园搜集好酒,把它们从葡萄园递送到客户手中。涉及到稀世好酒,Nicolas 有一条严格的规定:只为喝而卖,不为收藏而卖。他们限制每人的购酒量,甚至对于稀世之酒,如 Cos d Estournel 1878、Latour 1858或者 Gruaud Larose Sarget 1870,他们在当面交货前会为其开瓶,醒酒一小时。这样,客户只会收到开瓶了的酒。这就是 Nicolas 倔强的生意规则。

  Nicolas 是一个严谨而负责的商家,它希望人们可以尽情享用名酒,同时也避免了投机和造假。他们非常清楚葡萄酒诈骗犯的需求:酒瓶、酒标、酒塞和酒液。

  有了真正的酒瓶,无论酒标、橡木塞真假,都可以仿造更像真品的假酒,假酒瓶、假酒标、假酒塞和假酒液的组合结果是质量最低劣的赝品,高级赝品则是只修改了酒标上年份以增长价值的原装葡萄酒。

  有名的诈骗犯 Hardy Rodenstock,他曾是稀世珍酿的最大供货商。他因找到美国第三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收藏的酒而出名,后来那些酒被美国法院宣判为假酒。

  Rodenstock 在世界葡萄酒圈内风光无限。1998年是他事业的高峰期,那年9月,他在德国慕尼黑邀请了一些重要人物,如足坛巨星、德国前总统和世界汽车大亨,在他们的菜单上你会看到有125瓶年份横跨18、19、20三个世纪的Chateau d Yquem。

  一宗罪:酒瓶

  Hardy Rodenstock 一般买卖大容量的酒,如1.5L 和3L。

  出口证明显示他售往纽约一家名为“皇家酒商”的商店的酒有1.5L 和6L 的1961年 Petrus,1.5L 的1921年 P trus 及1811年的 Lafite。

  然而 Petrus 庄主 Jean-Pierre Moueix 说道:“我们认为在1921~1945年间,不可能有很多大尺寸的 P trus 酒品。尤其是1945年战争结束时,不可能有大量大瓶需求的。”二战结束后的几年,整个欧洲的食物和材料都是定量配置的:鞋底不是皮革而是木头,菊苣也代替了咖啡。

  Rodenstock 从1998~2008年装船的绝不止818瓶珍贵年份的法国名酒,这还仅仅是卖给纽约的“皇家酒商”,而且几乎90%都是大瓶装的规格,专家估计现行市价约为600万美元。

  二宗罪:酒标

  在美国调查 Rodenstock 那宗诈骗案期间,德国媒体“Stern”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调查显示,Rodenstock 曾是德国 Marienberg 小镇上的 Kluth 印刷厂的客户。

  Rodenstock 则狡辩称:“我从来没有在 Kluth 印刷过任何酒标,据我所知,Kluth 先生和太太都已过世。” 这倒是事实,但是 Kluth 家族成员和前雇员依然活得很好。“用黄色旧纸,这样酒标就看上去很旧了。”一位员工说他经常印刷名为“Rothschild”的字样。

  R diger Kluth 曾是印刷厂图形设计师,现在是一家服务性网站公司的CEO,他说:“如果我的记忆没问题,那在我们的印制过的酒标上确实有很多Rothschild 和 P trus 的字样。年份是很久远的,有20世纪初,19世纪的……做完后我还惊呼,天哪!这些酒标看上去真的很旧。” R diger Kluth 说,“我告诉我的家人这一定有问题,Rodenstock 不时带来些新的酒标。我们总共接了10~15道不同的活儿,自从我们重印了不止20种酒标后,发觉 Rodenstock 肯定在牟利。”

  20多个酒标对收集者来说,或许只是一种癖好,但是它们如果被贴在瓶子上,这就是问题了。因为重新贴标的工作只能在原来的酒庄由他们的人员来做,这样才能保证酒的真实性。

  三宗罪:酒塞

  Hardy Rodenstock 的前私人侍酒生 Ralf Frenzel 表示,Rodenstock 在拍卖会上常常对一些没有酒标的酒进行投标,拍卖商也只是依靠产区和日期对其简单地划分。这都有利于他“回收”瓶子。

  Frenzel 承认:“按照他的要求,我不能开带有螺旋塞的老酒,否则橡木塞就无用武之地。”为什么 Rodenstock 需要这些老酒瓶的橡木塞呢?“他告诉我,他需要用400个不同橡木塞制作一面 橡木塞装饰墙 。” Rodenstock 的手写信显示,他曾叫他的侍者去那些他不方便亲自参加的活动上收集酒塞。比如,“亲爱的 Ralf,我希望你在这场婚礼上为我收集一些木塞……”

  四宗罪:酒液

  但是 Rodenstock 不仅仅收集酒标、酒瓶和橡木塞,还收集酒液里的沉淀。这种黑色的沉淀物是因随着时间流逝,葡萄酒色素逐渐分解而形成的。“这些沉淀没几十年根本无法形成,你是不可能伪造它的,”Rodenstock坚称。

  它或许不能被伪造,但却可以被收集呀。让Frenzel 在婚礼上收集了酒塞之后,Rodenstock又写道:“你本该收集些酒沉淀的,我要把它用到我家的醋桶里。” 许多Rodenstock的酒,如1900年的Mouton和1900年的Lafite 被法国海关和一些化验室拿去检验,证实它们并不是112年前的。

  所有Rodenstock经手的酒都是假货吗?我们从何得知?它们现在在哪些收藏家手中?或者那些收藏家把这些烫手山芋给了菜鸟了吗?没人会知道,或者更糟糕是,“Who cares,能转手大赚一笔就行。”

原标题:假酒是世界性问题?盘点假酒欺诈四宗罪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